因疫情增加的工程成本,承包人如何索赔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发的肺炎疫情爆发后,国务院及各地政府陆续出台关于建设工程计价管理的相关办法,旨在帮助建工企业各方将损失降至最低。在疫情防控期间,难免遇到各种签约之前未考虑的的相关事宜,作为承包人在成本增加、防疫费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索赔相关问题的理解与适用尤为重要,借此机会总结归纳相关思路,给承包人以提示。

 

(一)分担原则

《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就发承包双方因不可抗力事件导致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及其费用增加之分担情况规定如下。

 

《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2017—0201)

发包人承担

1.合同工程本身的损害、因工程损害导致第三方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以及运至施工场地用于施工的材料和待安装的设备的损害;

2.发包人人员伤亡及相应费用;

3.停工期间,承包人应发包人要求留在施工场地的必要的管理人员及保卫人员的费用;

4.工程所需清理、修复费用;

5.发包人要求赶工而产生的赶工费。

1.永久工程、已运至施工现场的材料和工程设备的损坏,以及因工程损坏造成的第三人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2.发包人人员伤亡和财产的损失;

3.停工期间必须支付的工人工资;

4.发包人要求赶工的,由此增加的赶工费用由发包人承担;

5.承包人在停工期间按照发包人要求照管、清理和修复工程的费用。

承包人承担

1.承包人人员伤亡及相应费用;

2.施工机械设备损坏及停工损失。

1.施工设备的损坏;

2.承包人人员伤亡和财产的损失。

共同分担

 

因不可抗力影响承包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已经引起或将引起工期延误的,应当顺延工期,由此导致承包人停工的费用损失由发包人和承包人合理分担。

 因疫情造成的工期延误期间的损失应按照前述原则在承包人与发包人之间合理分担。承包人应当结合实际签署的施工合同约定,确认因不可抗力产生的损失以及可向发包人进行索赔的范围。

 

(二)防疫费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序推动企业开复工工作的通知》第(五)条规定,因疫情防控增加的防疫费用,可计入工程造价。

 1.因疫情防控增加的防疫费用包括哪些?

 我们认为一般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增加员工的工资

为了做好工程现场的疫情防控工作,承包人一般要协调配备足够的专职卫生员、保安人员和值班人员,负责监测体温、通风消毒、发放并监督使用个人防护用品、宣传教育,由此增加的员工的工资应计入防疫费用。

 2)隔离管理增加的费用

由于新进场劳务人员一般要实施14日的监督性医学观察,由专职卫生员早晚监测体温和身体状况,并做好记录。承包人必须采取对劳务人员采取隔离管理,并且要切实改善居住条件,比如严禁通铺、宿舍人均使用面积不应小于2.5㎡等,由此增加的隔离管理费用也应计入防疫费用。

 3)防疫物资费用 

为了做好工程现场的疫情防控工作,承包人需要购买口罩、体温表、体温检测仪、消毒物资等防疫物资,由此增加的防疫物资费用也应计入防疫费用。

 4)其他费用

 宣传疫情防控、改善食品加工要求、防疫培训等其他费用。

 2.承包人可采取的措施

(1)就防疫费用承担,承包人应及时与发包人协商,通过签订补充协议、签证、会议纪要等书面形式对防疫费用相关事宜作出明确约定。

(2)防疫费用承担的有关约定至少应包括以下几项内容:增加员工的情况,具体应包括增加员工的数量、职务及工资等;隔离管理增加的费用,具体应包括采取了何种隔离措施、每一隔离措施增加的具体费用等;防疫物资费用,具体包括口罩、体温表、体温检测仪、消毒物资等防疫物资的采购单价及数量的约定。

(3)承包人要求由发包人具体承担工程中增加的防疫费用可以有以下两种操作方式:一是直接以补充协议的形式对防疫费用作出约定,然后与工程价款分开结算;二是由发包人作出承诺或者由承包人和发包人共同确认,由此增加的防疫费用直接计入工程价款,最终一起结算。

 

(三)人工、建材价格上涨等成本

因疫情防控时间持续较长,导致运输成本增加、材料短缺,建材市场因此可能会面临建材价格大幅上涨的情况;同时因全国各地疫情防控政策需求,大量建筑工人滞留在家无法复工,这也必将导致人工费用价格上涨。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序推动企业开复工工作的通知》第(五)条规定因疫情造成的人工、建材价格上涨等成本,发承包双方要加强协商沟通,按照合同约定的调价方法调整合同价款。各地住建部门出台的相关政策对此也给出了相应的指导意见。如果工程所在地已出台有关指导意见,设备材料价格上涨的成本承担应当直接按照工程所在地住建部门已出台的指导意见执行。对于还没有出台有关指导意见或者指导意见未规定有关争议内容时,可适用下述一般处理规则。

 1.基本原则:风险共担和合理分摊原则

 材料价格风险是工程建设施工阶段发承包双方在招投标活动和工程履约过程中面临的一种客观存在的、可能带来损失的不确定的风险,因建材价格上涨而导致工程造价过高的,在工程造价计价中应遵循风险共担和合理分摊原则,体现交易的公平性。

 2.有约定的,遵照约定

(1)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价款实行固定价结算,在实际履行过程中,如果钢材、木材、水泥、混凝土等主要材料的市场价格的变化幅度小于或等于合同中约定的价格变化幅度时,不作调整,其价差由承包人承担或受益;如果钢材、木材、水泥、混凝土等对工程造价影响较大的主要建筑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超出了正常市场风险的范围,合同对建材价格变动风险负担有约定的,原则上依照其约定处理。

(2)采用可调价格合同方式的,发包人、承包人应当在合同中约定人工、材料、机械等市场价格发生变化时的调整方法,如果钢材、木材、水泥、混凝土等对工程造价影响较大的主要建筑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应按照约定的调整方法对材料价格进行相应的调整。

(3)没有约定的,当事人可以要求调整工程价款

发承包双方签订固定价格合同,且合同中未对材料价格风险幅度以及调整办法进行约定或约定不具体的,发承包双方一般应按照以下原则进行协商、调整,并签订补充条款或补充合同。

  1)调整的范围限定于主要材料

主要材料是指用量较大、占工程造价比例较高的材料,包括的范围以合同约定为准,当合同未对主要材料范围进行明确约定时,则一般应包括如下内容:

 A.钢材、木材、水泥、混凝土、砂浆、砂子、碎石、保温材料、防水材料、面砖、石材、管材、管件、电线电缆、灯具、卫生洁具、散热器等。

 B.单种材料合价占单位工程中分专业工程造价(如土建工程造价、装饰工程造价、安装工程造价等)的比例在1%及以上的材料。

 C.工程所在市工程造价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主要材料种类。

 2)调整的风险幅度值一般为5%

主要材料价格发生波动时,波动幅度在±5%以内(含5%)的,材料价差不进行调整,其价差由承包人承担或受益;波动幅度超出±5%的,按照超出部分调整材料价差。

  3)价差的取定

 价差一般规定为施工期材料加权平均价格与合同签订时双方确认的材料价格的差额。施工期材料加权平均价格按下列公式计算:施工期材料加权平均价格=∑(某种材料每期实际使用量×当期材料价格)/同种材料总用量。

承包人可采取的措施:

(1)及时与发包人就“疫情前设备材料价格”、“疫情后设备材料价格”、“疫情前后设备材料价格上涨情况”、“设备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增加的具体数额”“设备材料价格上涨的成本分担方案”等作出具体约定。

(2)协商后,承包人应与发包人及时签订补充协议,不能签订补充协议的情况下,承包人也应当将有关协商内容以会议纪要、洽谈记录等的书面形式固定下来,并在各方核查无误后,由承包人和发包人等各方参与协商人员签字。

(3)设备材料价格上涨导致工程无法继续施工的情况下,承包人也应考虑适用不可抗力或者情势变更等规则,及时通过解除施工合同的方式来合理、合法保障自己的合同权益。

 

(四)采取措施尽量避免和减少损失

1.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承包人应当积极采取措施减少损失的扩大。如及时撤出非必要的现场人员和机械设备,合理安排项目人工、机械使用、做好项目现场管理等内容。

 2.对于未进场的机械设备及材料应暂缓进场,并及时通知材料供应商减少、停止生产和供应工地所需材料,以免损失进一步扩大。

 3.对于现场看护人员,承包人应注意疫情防护和安保问题,避免建筑工地发生公共安全问题。施工现场应做好常态化体温检测工作,对于施工作业区、办公区、生活区进行经常性消毒,向项目人员发放口罩、手套等防护工具,并重点排查登记来自疫区的施工人员。